基金會會刊 首頁 > 文章專欄 > 基金會會刊 > 社區論壇
 
洄游的烏魚及烏魚子的洄游 2009年5月號 [197期]
 

李半農/新港人


過完年後,跟一位相處多年的老師吃飯,年中他就要退休了,我們幾個學生珍惜著這樣一年幾次的聚會,尊敬或只想趁他退休之前,再多挖出一些他內心對世俗及學術的看法,是聚會的主要原因。老師有很好的酒量,他自言品嚐過天下的名酒,一瓶美酒可讓他吐出一拖拉庫珍貴的話,在台大附近的日式小館中,因為是熟客,所以總是被安排在安靜的廂房,老師帶來兩筆大而飽滿的烏魚子,拜託廚師料理,這一些烏魚子,是一位他早年的學生從高雄寄來的,年年寄,我們也年年吃到或分到。

烏魚子,煎烤皆可,但是別忘了在煎烤之前,要淋上一些高梁酒或威士忌,可讓味道更形鮮美。並可依個人口味,隨意配上蒜蔥或蘿蔔絲,吃時,那薄薄的一片,嘴巴中散開的濃郁甘味及黏稠感,套上現在政壇上的話,真是人間極品!老師吃一口烏魚子就說,這是海上捕捉到的烏魚子,可不是養殖的烏魚子。他已經成精到可分辨出兩者的不同,同桌的一些魚類生理學以及生態老師,對於海上洄游烏魚的逐年減少,他們也感嘆不已,他們說洄游的烏魚將有消失的一天!

早年對岸的中國漁民,他們對烏魚並無多大興趣,他們對烏魚的認知,只停留在烏魚肉含有一些不明的毒素,對人體不好,但此並無科學上的證據,只是中國漁民圈的傳說。但是,當中國漁民逐漸知道烏魚是台灣人說的烏金時,他們也開始大肆的濫捕,然後賣給台灣。烏魚在初冬開始從北方開始南游,當時母烏魚的卵尚屬小筆時,中國的漁民已經開始捕捉,冬至前後,被中國漁民捕剩的烏魚,南游到台灣海峽黑水溝,台灣的漁民開始第二波的捕捉烏魚(台灣的漁民,就像要冬眠之前的熊,守在河旁,將逆游而上的鮭魚,吃個飽、撈個夠)。在台灣漁民撈捕之後,殘餘的烏魚才有機會繼續南下產卵,以維持其族群的生命;可是,產完卵的回頭烏,會順著溫暖的洋流北返 (這仍是不太肯定的科學答案),經過台灣海峽,卻又不幸地遭再次的捕捉 (註1)。如此的濫捕,烏魚註定要逐年減少(註2),終有在台灣海峽消失的一天!這將是生態的浩劫! 雖然,烏魚人工養殖已經成功,且大規模的養殖,可稍稍彌補那份傷害,但大家在滿足口腹的同時,似乎也要嚴肅的思考:破壞大自然生態的兇手,只有人類!

台灣的漁民在每年這一波的捕烏魚行動中,有的一網撈到幾萬尾,就是幾百萬的收入!運氣好的,一夜之間曾有捕到十多萬尾的漁船,回到港口的漁民,把整個魚艙的魚,公的母的混在一起,以尾為單位拍賣,被取完卵的母魚,跟公烏魚又馬上給送到市場,鮮美的烏魚肉也是一般家庭所喜愛,烏魚子醃製(註3)、壓扁、曬乾,成為桌上的佳餚或高貴的伴手禮物。

從桌上,挾起一片老師帶來的烏魚子和蒜絲往嘴巴送的當下,忽然間小時候烏魚子洄游的往事浮上眼前……在每年冬天時,我們家偶爾會收到一些烏魚子禮物. 老實說,當時年紀小,不知其身價的昂貴,更不覺其好吃。當年,送烏魚子當禮物,不像送香腸、罐頭那樣的普遍,因為送兩筆烏魚子當禮物的花費不少,記憶中,那時兩筆烏魚子的價格跟兩罐車輪牌的鮑魚罐相當。有一次,在十二月下旬,父親的朋友送來兩筆新上市的烏魚子,雖然已壓得扁扁的,但是仍感覺得到軟軟的觸覺。母親就把它們掛在曬衣服的竹篙上蔭乾,,就像在蔭乾香腸一樣。對了,那年頭並無所謂的真空包裝,才剛上小學的妹妹,正好在認字階段,於是她用鉛筆在烏魚子上偷偷寫上她的名字。

而那年寒假,同宗族的有人大學即將畢業,想回故鄉教書,父親就央請老縣長去拜託某位中學的校長,希望他能錄用這位宗親,父親帶著那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去拜訪校長,順便把人家送的那兩筆烏魚子包好,外加一盒金長利的新港飴當伴手。

後來,過完年,有一位父親的友人來拜年,也送來兩筆烏魚子,這是過年前後,人家第二次送的烏魚子。母親打開後,又把它們掛到竹篙上去蔭乾,看到烏魚子的上頭有一些白色鹽巴結晶,母親稍稍擦拭一下,赫然發現,上頭竟有歪七扭八的妹妹名字!一直到今天,我都還記得這一個烏魚子洄游的故事,只是其洄游的過程至今仍是一個謎!品嘗人間極品的烏魚子,酒酣耳熱的當下,我把這一個故事說給同桌的師友聽,人人大笑不已!直說,烏魚洄游,烏魚子亦如是。


註1,農委會一再呼籲漁民:勿再捕回頭烏!
註2,這些是出自漁業專家的話。
註3,將軍鄉馬沙溝、青鯤鯓一帶是台南縣烏魚子加工的主要地區。


 
關於基金會 / 活動訊息 / 會訊文章 / 出錢出力 / 在地伙伴 / 聯絡我們 / 網站導覽
版權所有 © 財團法人新港文教基金會     會址:616嘉義縣新港鄉新中路305號 TEL:05-3745074 FAX:05-3745830 
E-mail:hkfce.hk@msa.hinet.net 捐款郵撥帳號:03962917 戶名:「新港文教基金會」
Designed by 創造力網頁設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