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會會刊 首頁 > 文章專欄 > 基金會會刊 > 社區論壇
 
花椰菜的天空 野草集番外篇3 2011年1月號 [217期]
 
「作食人繪影聯展」中,以「野草集」為題的紀錄片,紀錄7年級作食人內心的抉擇及與現實環境之間的拉鋸。本期接續上期,帶來兩個家庭裡,年輕卻資深的作食人的動人故事。




吳淑媛
/ 本刊編輯委員、新港國中教師




「如果辛苦種菜賣不到成本價錢,等於是拿錢去請別人,拜託別人吃我們的菜……」,在韻如小姐製作的「作食人」影片中,我被泓諺的這句話所震懾了。

「這些菜要離開我家的時候,我都會覺得好不容易把這些菜拉拔長大,竟然要給別人吃,不是讓自己吃。」看著陽光下的泓諺拿著鋤頭鬆土的說著。

「如果菜的價錢合理的話,大家一起吃呀,沒什麼不好。但是有時候價錢太過分了!」泓諺深深呼吸的說。

「有時候一公斤才兩塊,加上運費,箱子費用,塑膠袋費用……」,泓諺告訴我一個箱子裝二十公斤的菜,如果是一公斤兩塊,那一箱花菜就是賣100元,一個箱子費用35元,箱內塑膠袋一個12元,5公斤冰塊20元總共62元,再加上運費、服務費,真的可以讓菜留在田裡自生自滅,或當肥料就好了。心中的納悶與不解帶我走向花椰菜的菜園。

那個早上,陽光和暖的照在新港的田地上,我穿過高鐵,轉入農村小路,沿著稻田,路過網式栽培區,直到泓諺在田間小路向我揮手,我終於找到泓諺的家。走入家門迎接我的是許多隻柴犬對我的招呼,及房子外頭綠色花椰菜的菜苗在微風中歡迎我。

泓諺目前是嘉義大學生物機電三年級的學生,20歲的泓諺覺得在家裡幫忙田事還談不上是興趣,而是想分擔父母親的辛苦;有田地必須耕種對農夫而言是天經地義的事,而父母忙碌於田地,當兒子的對農事的分擔也是無法逃避的責任。早上五點到七點下田工作,可以避開旭日初昇的暖氣,下午四點以後再上工也可以避開熱氣蒸騰的地表。

看著屋子外頭的花椰菜苗,我好奇的問:「韻如姐影片中那一片綠花椰收成了沒?」
「沒有,被9月中旬的凡納比颱風收走了,菜苗爛了,一切從頭開始。」泓諺豁達的回答我,絲毫沒有怨天的表情。

「這些剛種的椰菜苗,何時可以採收?」我望著那一片幼嫩的菜圃問著。「現在11月初,大約12月底吧!」站在菜圃前看著暖暖冬陽照著這些還未長大的菜苗。
「收成的時候,我一定要來看看喔!」我想好歹不會種菜,也要會看菜、欣賞菜。

「進口的綠花椰鮮綠,水煮之後不會變黃、變軟,依然翠綠好吃,比臺灣花椰菜的賣相好很多。」我納悶的問著。對不會煮菜的我而言,買進口椰菜我可以在冰箱多放幾天沒空煮菜,也不會擔心菜壞掉。

「是啊,本土花椰菜早上採收離開土表到下午就不行了!」小椰菜似乎在對我扮鬼臉說著:這就是我的土樣子。

「可是你曾想過進口綠椰菜放好幾天仍是硬好,從國外進口到台灣市場一直保鮮如此長久,是否有做人工處理……」泓諺說到人工處理,讓我聯想到不知有否泡藥水?ㄟ,我想太多了?

信步走在田埂旁,泓諺告訴我花椰菜種在壟上,水不能太多,水太多,菜不是死,就是長不大;冬天是花椰菜的季節,越冷越漂亮。夏天種不了花椰菜就種四季豆、瓠瓜、小黃瓜來交替更換種植。每一種菜送到集貨市場都要放冰塊做保鮮,但是菜如果沒有批發出去就血本無歸了。我無法想像農夫們辛辛苦苦採收的菜,最後可能會一塊錢也沒有,隔行如隔山,聽了還真令人不可思議!

「那就不要把菜送出去呀!既然不賺錢為何還要送去集散地?」我心中不服氣的問著。

「每天下午把整箱整箱的菜送出去,隔天早上六點半,從網路上可以看到你的菜賣出去多少價錢,或是沒有成交,所以菜一定要送出去,才有賣出去的機會。」

泓諺覺得他幫家裡做的多,爸爸就可以少做一些;如果他不能幫忙,讓爸媽兩人種田實在太辛苦了。

「我不想把種田當成我一輩子的工作,種田很辛苦,必須靠天吃飯,是自己無法掌控的。」我本以為這年輕人真要立志當農夫了呢! 

「政府聽不見基層農民的聲音,比如颱風後政府會盡量把菜價壓低,農民沒有因天災產量降低而得到好處;而產地生產過剩的時候,政府也無法解決存貨問題,一切就靠運氣了。」年輕人溫婉、悠悠的說。

「當農夫看顧著這些田地是為了三餐的溫飽,到教會做禮拜則是帶給我成長的精神食糧」,閒暇時的泓諺喜歡閱讀,和他慢條斯的談學業、談信仰、談生活、談興趣、談理想、在談話中我隱約看見一位穩健有思想的年輕人,正在思索著他的未來可以做什麼?「不要因為某些失敗,而放棄自己」,這是泓諺從閱讀中給自己的勉勵。

「順天意做人,逆個性做事」是泓諺的人生哲學。
「順天意去做事、做人,天意有時候會大於我們的決定,但是我們不能因為被天(大自然)打倒而退縮,但也不能順自己的個性而選擇逃避或怨天尤人。現在年輕人總是喜歡率性而為,以自己的喜歡為出發點。但是人生有許多事是無法盡如人意,如果只知順著自己的個性行事,而無法受一些逆來苦難,到頭來反而沒有容身之地。」和年輕的泓諺談話是一種心靈的洗滌,我甚至要懷疑這是一個20歲的大男生,在大自然中聽到上天的聲音,或是在種田中和田地有了對話。他的話語中有一股值得深思的寧靜。

十二月底了,那片十一月中旬新種的花椰菜該收成了吧!我約好泓諺在花椰菜成熟時,一定要騎著單車再次拜訪一次這片被颱風買走又重新生長的綠椰菜田……。想必這菜圃那堆淘氣的花椰菜一定在等著對我擠眉弄眼的搶著說:「摘我,摘我。」這畫面在晴朗的天空下,一定是可愛、是滿足、是充滿希望的田園樂章。



 

 
關於基金會 / 活動訊息 / 會訊文章 / 出錢出力 / 在地伙伴 / 聯絡我們 / 網站導覽
版權所有 © 財團法人新港文教基金會     會址:616嘉義縣新港鄉新中路305號 TEL:05-3745074 FAX:05-3745830 
E-mail:hkfce.hk@msa.hinet.net 捐款郵撥帳號:03962917 戶名:「新港文教基金會」
Designed by 創造力網頁設計公司